死亡之舞

更新时间 2021-01-02 18:21

本页贡献者

Stanley
增1,861 改17 删0
赛博毒药
增48 改417 删0
亚瑟
增1 改0 删2

翻译:Stanley
校对:赛博毒药

想去哪啊?”亚当·重锤的声音像子弹一般射穿了寂静的实验室。

有人尖叫道:“找掩护!”与此同时荒坂的士兵用机枪和霰弹枪编织成一张绵密的火力网,覆盖了整条狭窄的走廊。小队当中的三位队员当场被撕成了碎片。蜘蛛爬到一根承重柱后面,而罗格和强尼则躲在了几个看上去就很脆弱的研究设备后。蜘蛛的余光里,看到晒依陀乃把身体迷彩褪色到几乎隐形并靠在墙上。

罗格的步枪率先发言,并扔出两颗手榴弹作为句号。荒坂似乎想保全实验设施,所以荒坂士兵并未使用重型武器。而这边的Alpha小队当然就没有这样的约束了。撒旦用他称之为鸟枪的便携式加农炮回敬了一波又一波的爆炸,但随后他就被一门自动炮击中,整个人都被巨大的动能掀翻在地。交火双方都不断有人中弹抽搐着倒下,死神的镰刀高效地收割着整层大楼的人命。

蜘蛛听到汤普森在某处正痛苦地尖叫,局势愈发糟糕。他们的人太他妈多了——更别说还有那个该死的博格......是时候作决定了。子弹噼里啪啦打在她的掩体上,她慌忙把她的微电脑连接到装着阿尔特的沉重行李箱记忆柜里。没有时间做二次检查,没有时间确认链接或可用存储空间。她进入网络,拖动代表奥特的人格、记忆和其他任何使她有别于专业系统的链接图标。奥特能做的只有怀着希望祈祷了,她心想。不管那么多了!

插图687
插图:Neil Branquinho

通过一个虚拟的“投掷”动作,蜘蛛把奥特的各个部分发送到了网络中,并且为每个部分做了标记,这样她就有机会在某一天重新取回它们——只要她足够走运——然后再把它们重新拼组成她的至交好友。

在战场的另一边,强尼蹲在一张桌子下面,在枪声与爆炸声的聒噪下同他的过去搏斗。上次我弃奥特于不顾,这次不会了,再也不会了!

我要把他们烧成灰。银手暗暗思忖。

就这么办。强尼对自己说道,在这一刻他知道他该做什么了。

蜘蛛只在网络空间中花了几秒钟,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。当她回过神来,她发现虽然她的掩体还是在不断被击中,但是刺耳的声音不见了。她远远瞥见罗格把打空的来复枪扔掉掏出了两把重型手枪。蜘蛛也拔出了自己的飞镖弹手枪,沉甸甸的重量让她安心不少。就在这时,强尼的声音突然响起。语调并不悠扬但充满挑战意味。

“嘿!铁疙瘩!让我们摇滚起来吧!”强尼站在显眼的地方,一手拿着军用科技SMG另一只手攥着马洛里安手枪。他开始用这两把可怜的武器向重锤身上倾泻子弹。

亚当转过身来,但是他突然有些犹豫,或许是惊讶于这个摇滚小子的胆识。这个家伙居然胆敢用这种连痒痒挠都算不上的武器挑战他。亚当举起一条手臂,上面的自动炮开火了,脱壳穿甲弹将年轻的摇滚小子撕成了两半。强尼的躯干在空中无力的旋转了几圈然后重重摔在了地上,他脸上还带着惊讶的表情,手里的马洛里安不断地冒着青烟。撕碎这个勇者的身体只花了亚当一秒钟的时间。

但对于晒依陀乃来说,有这一秒就够了。他从亚当身后的墙壁上突然显形,并擒抱住了亚当。看到这个空当,罗格和蜘蛛同时做出反应。罗格伫立在战场,子弹像眼泪般从她的手枪中夺眶而出,一滴一滴落在荒坂的士兵身上为他们举行最后的弥撒。蜘蛛则蹲据在地,挑选着自己的目标并一枪接着一枪地开火将他们放倒。“这就是个程序”她自言自语,“只是个电子游戏,只是个游戏而已。”

亚当蹒跚地拖行着晒依陀乃向她们走来,晒依陀乃绝望地试图阻止他前进。蜘蛛看到晒依陀乃整条右臂被炸得粉碎,无力地耷拉在身体一侧。再过数秒,亚当就可以从撒旦的钳制中挣脱出来,然后把他们屠杀殆尽。

“快离开这!我控制住他了!”晒依陀乃用他空洞的金属音向两位女士不断地咆哮着。其他的荒坂特工尽数倒下,但阿尔法小队的作战人员也几乎全军覆没。只剩下罗格、蜘蛛、不断哀嚎的汤普森和两个缠斗在一起的博格人。他们听得到更多的荒坂士兵正在赶来,他们也知道他们别无选择。当蜘蛛赶到摇滚小子残缺不全的身体旁时,罗格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,她凌厉的目光直抵蜘蛛心灵深处。

“强尼死了,蜘蛛。帮我把汤普森从这弄出去。”从她的目光中,蜘蛛能看到确信和锥心般的痛苦。但所有这些都被铁一般的求生意志压在了心底。瑞奇常说,不要太重视这幅臭皮囊

蜘蛛把手伸进她的夹克,拿出了很久以前奥特下载给她的数据芯片。此时的它异常沉重。对不起,强尼。她呢喃着,将芯片插进垂死的摇滚小子脑后。然后她转过身去,伸手去够那个数据箱。但是,它同样没在炮火中幸免于难,它被毁了。两个战友只花了几分钟就撤出了荒坂塔,她暗暗祝奥特好运。

“蜘蛛,就是现在!”

但至少强尼的仇会有人报的。在蜘蛛同罗格一起将汤普森拖上直升机时,她这样想着。她轻轻地摸了摸口袋里剩下的那张数据芯片。瑞奇的也一样。